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电商

揭秘ADI如何用极客心加匠人手超出摩尔定

电商
来源: 作者: 2019-04-05 23:39:59

导语:ADI是Analog Devices Inc的缩写,创建于1965年,历经五十多年已成为了一家市值超过300亿美元的世界500强企业

2018年RoboMaster机甲大师赛不久前落下帷幕,全球上百所顶尖大学参赛代表队经过剧烈地角逐,华南理工大学最终成功卫冕。赛场上发挥出色的机器人离不开未来工程师们的极客设计和匠手打造,固然,机器人上的器件选择也非常关键。

2018年RoboMaster机甲大师赛决赛现场

赛后一名哈尔滨工业大学队的队员表示:“我们在设计机器人的时候就对定位有非常高的要求,ADI提供的陀螺仪温漂、零漂性能都很好,非常好的帮助我们实现对机器人的精准控制。“香港科技大学在这次赛事上夺得了国际组冠军,谈到陀螺仪的选择时,参赛队员一样给出了非常高的评价,他表示:”相比其他集成模块,借助ADI的陀螺仪我们能够更好地对机器人进行定位和控制,精度更高稳定性更好,借助官方文档使用起来也非常方便。“

ADI是Analog Devices Inc的缩写,创建于1965年,历经五十多年已成为了一家市值超过300亿美元的世界500强企业,具有12万家客户、4700项专利、横跨 20 国、员工超15000人。ADI在半导体领域堪称最卓着的摹拟器件供应商之一,产品被广泛应用于平常使用的电子产品、汽车、工业和航空航天等领域。固然,ADI今天的成绩始于麻省剑桥地下室,也是两位创始人 Ray Stata 和 Matthew Lorber极客与匠人精神传承的气力。

ADI两位创始人 Ray Stata 和 Matthew Lorber,后面是他们年轻时的照片

极客做集成电路的勇气

创始人Ray Stata 回想,ADI刚成立时业界还没发明出集成电路,即俗称的 IC 元件,当时产品使用分立的电子元件组装起来的运算放大器和转换器。两年后,行业里第一个使用半导体工艺的集成运放被发明出来,第一代的产品性能很差,无法和ADI匠人们的纯手工产品相比。不过,集成电路的性能不断提升且成本不断下落,优势很快体现出来。此时,刚在市场上获得成功的ADI被置于十字路口,是坚持传统还是全力投入IC ? 站在今天看这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问题,但当时却在ADI内部引发了巨大的争辩,几乎所有人都反对投资集成电路。荣幸的是,Ray Stata选择了不走寻常路,他认为拥抱新技术风险确切很大,但不采取任何行动只做旁观者风险更大。惋惜的是,他的观点并没有获得董事会的认可。

出于极客的本质,Ray Stata还是选择了勇气和坚持。他开出了一个董事会没法谢绝的条件,个人出资另外创建一家公司设计和生产集成电路芯片,产品由ADI销售,如果失败由Ray承当所有的损失,成功了ADI则可以原价收购这家公司。接下来,Ray开始了一个人的战斗,经过一千多个日夜的坚持,ADI终究开始了集成电路的旅途,终究成绩了今天高性能摹拟芯片的王者。如今,Ray仍然是ADI的董事长,8十多岁高龄一样活跃在高科技创投的前沿。

Ray让ADI有了创新的基因,也成绩了ADI的王者光荣,靠的是极客的勇气,还有匠人的坚持。

匠人的坚持与创新的传承

不过,仅靠创始人的极客心和匠人手还不能支持ADI的长久发展,传承将发挥重要作用。ADI中国区消费者业务与新兴市场总监赵传禹接受雷锋采访时表示:“传承靠的是人,今年是我加入ADI的第8年,8年里我最大的感受是ADI是一个特别好的学习平台,喜欢钻研的人可以学习并发掘到很多东西。“

ADI中国区消费者业务与新兴市场总监赵传禹

他用Barrie Gilbert和Scott Wurcer故事做了详细论述。Barrie Gilbert是ADI射频领域的专家,也是ADI最早的顾问,因为工作出色,公司想聘请他成为正式员工,但他的家在俄勒冈州,家庭的原因让他没法到三千英里外ADI的所在地波士顿上班。在办公室间联系只能靠和传真联系的年代,公司还是决定让他在家上班,顺便建立了一个西北实验中心。凭着对电子技术的酷爱,Barrie Gilbert贡献了超过100项的专利,他所研究的混频器的拓扑结构设计已广泛用于无线通讯系统,为了帮助年轻的工程师,Barrie Gilbert把他多年的工匠活进行总结,用经典教材的情势分享给摹拟电路的初学者,帮年轻工程师更快提高自己。ADI每一代老工程师就是这样不光有热爱,还通过分享帮助后来者成长。

采取大量ADI芯片技术的科研项目LIGO

另一个故事的主角是Scott Wurcer,他是精密放大器领域的设计专家,由他设计的芯片被用于各行各业的精密产品中,为ADI带来了源源不断的新业务。不过他最引以为豪的产品却是一个科研项目——LIGO。爱因斯坦在100年前通过数据运算得出宇宙中存在引力波,但他认为引力波极其微小想要探测到几近不可能。使人欣喜的是,2015 年 9 月 14 日清晨,人类首次探测到引力波,实现这1壮举的就是激光干涉引力波观测站,简称LIGO。值得自豪的是,LIGO 采取了ADI 的大量的芯片技术,其中就有Scott Wurcer设计的 AD797 运算放大器。有意思的是,Scott Wurcer还是一个中国画和毛笔字的爱好者,他的国画已画的很不错。他认为,工程师的世界里不应当只有眼前的技术,还有诗和远方。

也许正是ADI的分享精神和除技术还有诗和远方,自财富杂志第一次评选全球最合适工作的100家公司以来,ADI就位列其中。雷锋也了解到,ADI的员工流动性远低于业界平均水平,许多人才在ADI都待了5年、十年乃至更长时间。并且,与许多外企在中国只投资一部分不同,在ADI中国,很多设计团队都是完全的,并且ADI更加重视中国市场,希望本地团队具有从概念设计到产品实现的全方位能力,由于ADI尊重中国市场、尊重中国人材,非常愿意放手让本地的团队发挥他们的最大价值。

ADI因为企业文化不仅吸引和留住了众多优秀的人材,在创新的传承中也让员工有更高的积极性。“ADI 内部有一个针对工作经验不超过5年员工的GEEC比赛,GEEC是Global Early Employee Challenge的缩写,谐音Geek,公司希望以此活动来把极客的精神从年轻一代传承下来, 要求大家能跨团队、自由组队去做一些本职工作之外的事情。这为年轻工程师提供了非常好的舞台,他们可以把原创性,乃至离产品化还有两三年的创意拿到全球舞台上展现,好的创意公司会进行前期资助和后期的孵化。“赵传禹说道。

ADI菲律宾工程师团队的E-Bra项目

GEEC比赛有一个值得1说的例子,项目名叫E-Bra,是菲律宾一个工程师团队利用业余时间发明的可穿着式乳腺肿瘤检测工具——电子文胸,使用微波的方式进行扫描成像,可以实现低功耗低成本的频繁监测。在比较了现有的乳腺肿瘤检测手段如X光、超声波、核磁共振等方式,权衡效果、本钱、安全性、检查的方便和病人的舒适程度以后,E-Bra被提出。E-Bra希望能让更多女性尽早发现乳腺癌,下降乳腺癌的死亡率,这个构想最早由E-Bra项目团队成员中唯一的女性Helen的提出。Helen的姐姐由于检查麻烦且费用高昂没能尽早查出乳腺癌,现在还在忍受化疗的痛苦,借着GEEC比赛,Helen就萌生出做E-Bra的想法。

除了面向新人的GEEC比赛,ADI还有Fellow机制,如果工程师足够优秀、成为某个领域的专家,就有机会被评为ADI的Fellow,可以相当副总裁的级别,这对ADI全球一万多的工程师而言是一个非常高的荣誉,固然也鼓励着工程师们进行创新。

不仅是内部,ADI也认识到了初创公司在创新方面的优势。所以ADI有一个专门的组织 Analog Garage,这个组织像一个创投基金,投资有独创技术并且和ADI技术方向吻合的初创公司,还会对他们的技术进行孵化,产品成熟以后可以通过ADI的渠道进行销售,将产品和方案做到价值的最大化,实现共赢。雷锋(公众号:雷锋)了解到,这个组织是全球性的,已经通过多种合作方式投资、孵化,帮助小的创业公司把产品或方案价值做到最大化,实现双赢。面对愈来愈复杂的产业和运用创新挑战,ADI还与全部产业链和生态系统合作。如今产业创新面临的挑战,超出了单个供应商的能力范围,单个供应商不管规模多大,范围多广,都难以单打独斗, ADI的首席技术官Peter Real特别爱说:“你要知道什么时候领导,何时跟随,什么时候携手发明,什么时候联手合作。”

另外,ADI除资助优秀的摹拟、数字和软件工程师外,还资助化学家、密码学家、生物医学系统工程师,乃至内科医生,借由这些投资,ADI能够充分利用公司的技术和能力来解决来自运用与市场的挑战。

超出摩尔定律和AI

内部的传承以及外部的合作,让创新能够展现出使人惊叹的气力,这类力量也是ADI Logo中新加入的意味企业精神的Ahead of What’s Possible(超出一切可能)。

提到创新和超出一切可能,就不能不提摩尔定律和AI。在过去的50年里,Gordon Moore提出的摩尔定律伴随着半导体行业的蓬勃发展。不过随着半导体工艺制程逼近物理极限以及高昂的本钱,摩尔定律失效的说法不绝于耳,超出摩尔定律也成为了讨论的焦点。

赵传禹表示:“超出摩尔定律,我们并不是单纯寻求器件的集成度和工艺的先进性,而是更多和实际的运用场景结合。模拟的芯片现在很多还采取28nm、40nm、65nm工艺,离现在数字芯片的7nm乃至5nm还有比较大的差距。在我看来,摹拟芯片没有遇到太多摩尔定律带来的窘境,相反跟数字芯片配合能够给终究的运用带来价值。”

“不仅如此,半导体器件属于产业链的上游,如果能进行创新,相信当客户遇到具体的问题时发现已有现成的方案可以帮他们解决问题将能发挥更大的价值。”赵传禹补充道。

ADI所做的就是不仅保持着创新,不是被市场的热潮牵着走,而是超前于客户需求提早投入做新产品。ADI是如何做到的?赵传禹表示ADI从两方面入手,一方面是从公司看到的技术线路演进。比如从放大器、转换器、射频、电源这些摹拟芯片的维度,如果能把性能或精度再提高一个等级,后来会发现这些投入有一天变成了巨大的市场份额。固然,最开始提升产品的性能的时候或许看不到它到底能用在哪里,但ADI依然会愿意投入,由于ADI相信大家对产品性能、品质的寻求是无止境的,所以ADI很多技术可能超前市场三年乃至5年。

有一个简单的例子,早前中国电动汽车厂商还没有意识需要一个高品质的电源管理方案时,公司就已投资做了下两代产品,后来由于国家对电动车市场的扶持,国内车厂开始意识到高品质的电源管理系统意味着汽车的安全性和续航能力,Power by Linear电源管理产品系列陆续取得了市场回报。

第二个方面就是与合作伙伴合作创新,当技术线路演进到一定节点,就可能开始出现分杈,没有人知道到底哪一个分支最后会胜出,在这个时候ADI愿意初期投入,跟客户深入合作,探讨未来的多种可能性,用擅长的半导体技术和产品配合进行研发。

与摩尔定律一样,AI概念早在1956年就被提出,但受制于各种因素发展缓慢,历经起起落落以后现在正是AI的第三波热潮。ADI又将如何超出AI?赵传禹表示:“ADI的强项在于摹拟芯片,也就是连接现实世界和数字世界,其实不专注在处理器上。从这个角度看AI可能离我们有一定距离,但ADI能为AI计算提供更多高质量的信号,精准的摹拟信号收集与传输是AI计算处理的基础。 并且,我们开始投入做算法和软件,希望不但提供高性能的硬件产品,还能服务于算法和软件。ADI过往更多的是专注把摹拟产品做得精益求精,在接下来的5到十年,我们会更多的为客户提供一整套的解决方案,从硬件、到软件、到算法乃至到部份云端服务。”

他进一步表示,没有高质量的输入就难以实现智能,比如在无人驾驶中,有时候需要判断输入信号的质量帮助处理器做决策。如果知道信号质量不那么高,当遇到一些特别卑劣的环境时,处理器就要针对异常情况及时做出响应。此时如果ADI的高性能传感器搭配一些算法就能给处理器提供更加准确和可靠的信号,乃至可以预测输入信号的质量。

基于对现有摹拟产品的继续提升和与业界领导厂商的合作,不但让ADI产品超前市场需求,更让ADI与合作伙伴一起超越摩尔定律和AI。

ADI超出一切可能

固然,除摩尔定律和AI,ADI更希望能超出一切可能。面对多样化的需求时,ADI斟酌的是如何用一个公共技术平台服务尽量多的客户,先下降硬件的难度,然后采取一个相对通用的模式,通过软件定义硬件满足不同的需要,让客户发挥创造性,实现更多的差异化。ADI希望通过优化本钱,解决技术的挑战,用高品质和超前的产品帮助客户实现创新和差异化,超出一切可能。

ADI员工刘懿历经两年准备两个月前成功登顶珠峰

值得一提的是,ADI的员工刘懿登顶珠峰也是ADI超出一切可能精神的一种体现。在他历经两年的准备以后,两个月前终究站上了珠峰之巅,回忆起那个时刻他感慨道: “我看到了头顶的白云,还有脚下的群山,太美了。但这一刻我却不觉得激动,也忘记了自豪,反而很平静,平静到让我心生感叹。感叹宇宙浩大,而人类却这样渺小,也感叹人类虽然渺小,却能超越自我,站上地球之巅,甚至探索我们头顶浩大的宇宙。”除超越自我登顶珠峰,他的工作经历也是一种超出。据悉他十年前加入Liner(后被ADI收购)销售团队,当浙江省市场很小以至于公司觉得不值得专门投两个人,但他们花了10年时间不断超出,如今浙江省的业务量已远超原来的十倍。

赵传禹总结道,极客精神不分国界,匠人品质也逾越时空,每个用科技改变世界的人都是二者的合体。我们庆幸出生在一个伟大的时期,一个可以坚持梦想,超出一切可能的时期。

当然他也指出ADI创新和超出一切可能还是基于许诺,ADI不但希望产品能让客户用的放心,还希望与客户和合作方是长时间的朋友,不仅是为了眼前的生意,而是通过产品和服务,让ADI成为可以信赖的火伴。

通过赵传禹的分享,雷锋深深感受到,ADI这家工程师文化浓厚的半导体巨头,对产品的精益求精和创新精神已完善地融入了公司的血液中。无论是给年轻工程师展现舞台的GEEC比赛还是给杰出工程师的Fellow荣誉,无论是内部的精益求精还是与合作伙伴及全部生态系统的积极合作,都是ADI对超越一切可能的不断追求。

人流后恢复要多久时间
为什么盆腔炎会小腹痛
产后感染有什么危害

相关推荐